库江松,数控技师、CNC工艺工程师,苏州工业园区高技能领军人才、姑苏高技能重点人才称号

  2009年10月的时候,2008年金融危机的余威还在,制造业一片萧条。幸运的是,身在上海的我获得史塞克医疗(苏州)的面试邀请,经过5轮的面试,最终如愿进入这家世界级骨科巨头500强的公司。

  这里是我人生的春天

  真正来到苏州工业园区后才发现,这里的制造业已经春意盎然,比别的地方复苏的也要快的多。那时金鸡湖畔的夜景,已足以和外滩媲美,园区漂亮的厂房,宽敞干净的马路及周边的绿化,就外观来说,这里不比上海差。

  当时回想起几天前搬家的场景,就2个寒酸的拉杆箱,我在上海奋斗了将近10年,回报却如此的低廉。我下定决心对自己说,我喜欢这里,我也要留在这里,这里将会是我人生的春天。

  在尽力融入公司工作节奏时,我也发现自己的巨大短板,身边清一色的名校高材生,他们对问题的认知能力远超自己,还有语言优势,自己的大专水平和那点小聪明显得微不足道。难道就这样轻易认输?我要留在这里,想到刚来园区自己立下的誓言,拼学历不行咱拼别的,拼专业技能。

  选好目标后,工作中我付出了十二分的努力,每个操作步骤,先自己做熟练,先一百遍两百遍的练习,领悟其中要点与精髓,总结出自己的感悟,然后再教同事,如有问题再一起解决。数控程序解剖开一步步的看(先期的程序工艺全部有国外开发,我们只是复制),分析记录老外每个步骤的目的,把自己当成小学生,不懂就问,问不到就一遍遍的试。项目转移初期,时间压得不是很紧,恰好给了我学习消化的机会。

  非常感谢我们英明的领导,在初期没有因为我们的能力不足而把我们否定掉,而是给我们做了良好的学习过程规划,学习—模仿—追赶—超越。为了我们技能快速提升,给我们找各种资源,进行外部培训、内部培训,同行之间参观交流、出国培训等。

  学习过程痛苦并快乐着,慢慢地,老外发现,我们的问题不再那么幼稚可笑,他们回答时往往都要认真思考一下。有时候,我们以理据争,讨论了好久,发现我们居然是对的,提出的方法也可行。

  持续学习获得丰厚回报

  学习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,我们发现,基本功跟国外有很大的差距。举个简单例子,有个产品需要在砂轮机上倒个1毫米的R角,公差0.1 ,国外老技师有几十年的功力,对他们来说简单的跟喝水一样。我们只有两三年经验,虽然很努力,可做出来的产品合格率10%都不到。无奈之下,我们只能另辟捷径,经过多次尝试,设计出一套夹具,合格率达到100%,后来持续优化,这个零件的效率比国外老技工还高50%。

  持续的学习使我们的技能不知不觉地大幅提升,我们逐渐可以自主开发新产品的工艺、程序、设计夹具、选购刀具等。进入追赶阶段,我们的效率逐步向国外靠近,走的弯路越来越少,犯错的几率越来越少。

  期间,我们设计出一套深孔钻的辅助设备,为公司节约100万元的成本,项目周期提前了3个月。集团中一家公司因机床更换淘汰一批特殊刀具,价值约200万元,该公司财大气粗,打算全部报废掉。但我们公司刚起步,要精打细算。我们打算接手这批刀具。通过考察和对机床的了解,我们设计出一套转接头,这些刀具可以用在国内的机床上。还有为了赶制出新设计的零件,自制能加工R0.2刀具。

  经过三四年持续不断的学习,我和我的团队能力都已大幅提升,对于国外的新品,我们已经可以完全自主开发相关加工工艺,包括机床选定、程序开发、刀具选定、夹具设计等。我们的效率也可以和国外媲美,并且每年都能在集团内部获奖,本人所在小团队2015年获得全球内部创新奖(含金量很高)。

  在苏州,我也取得一些成绩,2013年园区数控铣比赛3等奖、2014年园区数控加工技术比赛获得第一名, 2015年园区UG三维建模与自动编程比赛获得三等奖,2017年园区机械产品设计师比赛获得优胜奖,苏州工业园区高技能领军人才、姑苏高技能重点人才称号。

  在进步的同时,我也不忘把自己的经验和技能传授给同事,每年给同事提供培训超过400小时以上。好多一线同事,已成为公司生产主力军。工作小有成绩之余,生活上借助园区的好政策,我在这里安了家,结了婚,并有了可爱的宝宝。我把青春的一部分献给了园区,园区的回报却是非常丰厚。园区待我不薄,打心里说声谢谢你。

  坚守机械制造人的愿望

  2016年,我加入苏州蔡司科技,一家做医疗显微镜的光学公司,并且是全球光学的领跑者。在这里我们抢德国人的饭碗,我们的质量不比他们差,价格比他们低,逼这他们不得不在我们这边生产。

  由于零件要求的制造精度更高,对我的挑战也更大。有点遗憾的是,我们生产出来的成品还是国外品牌,我们使用的设备还是国外设备,公司还是国外的公司。我的理想是有朝一日,用国内的设备,生产出自己的品牌,在高端市场内抢国外的饭碗,我想这个也是许多机械制造人的愿望!